昆明新知集团

书商?书殇?

  • 来源:云南广播电视报
  • 点击数:2764
  • 更新时间:2012-1-14
  • 评论:0条


  在民营实体书店遭遇“寒冬”的今天,1991年从30平方米、4个人、13000元起家,至2011年9月,在云、贵、川有54家大型连锁书城,图书卖场面积超过12万平方米,经营图书品种35万余种,员工2100多人的大型民营图书发行集团,中国较大的民营实体书店昆明新知却逆潮而上,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新开了10家书城。
     甚而,发展势头强劲的新知已经开始探索国际连锁,2011年10月29日,新知将实体书店开到了柬埔寨金边……
     “霸气来自底气,‘光合作用’的倒闭我把它总结为三个死字,它是卖死书,死卖书,卖书死。”11月17日上午,霸气十足的新知集团董事长李勇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党的十七大六中全会明确提出:‘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为我们出版发行行业企业未来的发展增强了信心,指明了方向。”李勇侃侃而谈。
    “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有,为了满足农村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国家实施了‘农家书屋’惠民工程,紧接着,国家财政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国家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又联合发文,要在乡镇一级建设实体书店。”李勇说,这一系列的举措,无疑是党中央、国务院对农村文化建设的关心和重视,听了让人激动万分,欢欣鼓舞。
     对中国实体书店现状及未来的发展前景,李勇有自己的分析和思考。 

书店的快速消亡与“三种文化"

     有关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登记注册的书店5年前曾经达到过约15万家,而今年的统计数据显示还有约10万家,在短短5年左右的时间里近1/3的书店就悄无声息地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快速消亡了。
     对民营实体书店遭遇的“倒闭门”,李勇将其归结为:“网上书店的快速兴起,电脑普及率的快速提高,使更多的读者选择到低价和便利的网上书店去买书,还有不少读者选择了免费的网上阅读。在书店房租成本大幅上升,人力成本快速增加的情况下,整个出版发行行业进入了一个高成本、低利润时期。而网上书店却普遍以4—7折的折扣打折销售图书,在这样的无序竞争环境下,很多(民营)实体书店纷纷倒闭。”
     “一边是国家还要在乡镇一级建设更多的实体书店,一边是现存的书店步履维艰,摇摇欲坠,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反差。”李勇忧心忡中忡。
     “1990年代中后期到2000年中期,昆明市的大街小巷共有1000多冢(另一采访对象给记者提供的数据是2000余家)大大小小的书店,整个城市飘满了书香,充溢着墨香四野的文化气息,市民们自觉读书学习的氛围非常浓郁,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至今想起仍然历历在目,令人心生向往。这些大大小小的书店除了为人们的读书学习提供便利外,还解决了大量的就业岗位,为国家贡献了税收。”李勇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提高了语调:“应该说,建国62年来,作为出版社与读者之间的桥梁和纽带的实体书店为新中国文化教育事业的繁荣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古代人们对文化的态度可以叫做严谨文化,尽管书写工具还很原始,但写字与刻字相比还是要容易得多,因为把字刻到甲骨上和竹片上要比把字写在地上的难度大很多,因此人们会在写好字句和文章上狠下功夫,总是反复推敲,字斟句酌。因此才出了像《论语》、《道德经》、《孙子兵法》等这样区区数万字甚至是数千字的集中国传统文化之大成之精华的经典著作。
     “中国近现代人们对文化的态度叫做严肃文化。即人们对文化的态度是严肃的、认真的,是一丝不苟的,写文章也非常讲究章法,注重调查研究,做到精雕细琢。因此也出了许多的精品著作、文化大家和文化巨匠。
     “当代则叫做粗糙文化,怎么形成的呢?人们在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状态下,工作和生活节奏逐步加快,压力特别大,人们都变得功利起来,都想通过简单便利的方式和较小的付出,获得较多的收益,过更好的生活。人们选择网购是为了方便快捷,节约费用,节省时间。严格来说,网读只能叫做浏览,不能叫做阅读,是一种没有文化的象征,在这种免费午餐利益的驱动下,这种浏览培养出人们过于随便的文化,这就是粗糙文化的开始,错字连篇,谬误百出是当代文化的显著特征,包括许多高端媒体都是这样。”

出版发行行业的N个误区

   李勇认为,当下中国图书出版发行行业中存在着一系列的误区。
    “首先是价格低,我们的图书价格仅是国外图书价格的1/8,长期以来,出版社只相信读者所说的书价太贵的言论,贵不贵要放到国内、国外图书市场中与同类产品做横向和纵向比较,要摆事实,讲道理。在加拿大的温哥华,一桶康师傅方便面7元,一瓶老干妈2l块,和在那里销售的其他国内商品一样,都是国内价格的2—3倍左右,而图书却是8倍,说明我们图书的价格明显是低了,与国际接轨不该有那么大的价格差距。在国内什么物品都涨价的情况下,图书行业不客观地与时俱进地涨价,在国家经济总量不变的情况下,整个社会对其它涨价商品行业的贡献度就高了,而对图书行业的贡献度就低了,长此以往,没有合理的利润来源做支撑,是不利于整个行业可持续发展的。”
     对眼下硝烟四起的图书价格战,李勇的看法是,出版社给书店的折扣就是书店应该从市场中获取的合理利润,是书店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经济源泉。而以网店为代表的低价倾销,实质上就是一种不正当竞争、恶性竞争。“很多读者把实体书店当成了他们选书的样书库,选好后记录下来,再回去从网上低价购买,于是,网店的销售份额突飞猛进。”
  “在市场需求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实体书店和网店的关系是此消彼长的关系。而更多的作为上游供应商的出版社缺少行业自律,大多选择给销量大的网店低于实体书店的折扣供货,很多网店的销售价远远低于实体书店的进货价,这种做法让实体书店失去了与网店的平等竞争优势,整个图书出版发行行业陷入了无序竞争的混乱状态。在图书价格很低的条件下打价格战,就是雪上加霜,这对整个出版和发行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是极为不利的,出版发行行业缺少自律能力,杀鸡取卵,助纣为虐的事不能做。事实上,网店和实体店都不打折,整个图书市场的需求总量并不会减少,读者介于这本书打折我就买,不打折我就不买的几率微乎其微,甚至可以忽略不计,而通过打折多争取到的那部分销售份额所创造的利润,根本就弥补不平因不打折少销售还多创造出的利润的差额,也就是说,完全没有打折的必要。”
     李勇说,科学文化知识就不应该打折,否则尊重知识、尊重文化从何谈起。要是作为出版发行行业的我们都认为科学文化不值钱了,整个国家都会失去对自己文化的自信心。现在流行过情人节、圣诞节等几乎所有外国的节日,却对自己有着几千年历史的传统节日不感兴趣,说明我们信仰严重缺失,价值观混乱,这是十分可怕的。
     “网店忽略了图书作为特殊商品的意识形态属性,不注重图书作为传承文明和播种希望的核心功能与价值作用,简单地把作为科学文化知识主要载体的图书当作普通商品去赚钱,甚至是炒作概念赚吆喝,以此来拉升人气,是十分不恰当的。对于出版发行行业的从业人员来说,要有一个基本的文化道德底线,这个底线就是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文化自律和文化自尊。” 

纸质阅读是传统文化

     “图书打太低的折扣进行销售,本身就是对著作权人极大的不尊重,就是对作者劳动成果的蔑视。”李勇说:“如果网店通过上游出版商低折扣的广泛支持,以价格战的方式把所有的实体书店和其它网络书店都消灭了,这家网店变成了一家独大的寡头巨无霸,作为上游供应商的出版社还有什么主动权,还有什么议价能力和博弈能力,不都像清政府一样,成了任网店宰割的对象了吗?所以,养虎为患的事不能做。”    
     “出版社给网店和实体店的折扣要统一,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不能厚此薄彼,对于把图书折扣打到60%以下销售的网店,出版社应当把供货折扣提高到60%,以此形成制衡机制,来维护出版社、实体店和网店的各方利益。多元的形形色色构成了五彩斑斓的大干世界,多元共生的发行方式是繁荣社会主义文化的助推器。”
     “纸质阅读是传统文化,是文明、科学、环保、生态、健康、人性的阅读方式。一棵大树、一把椅子、一杯清茶、一本好书的阅读方式应该是全人类共同追求的休闲和好的读书学习方式。越是传统的,越是永恒的;越是时尚的,越是过时的。”李勇说:“我把纸质阅读归为传统文化,把网读归为时尚文化。我相信,纸质阅读会有回归的一天,值得行业期待,这就是新知一直在坚持发展连锁的理由。” 
  来源:《云南广播电视报》2011年11月24日 A6【独家报道】  本报记者 夏羽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